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戴纯如:战地往返 不言悔

订户

字体大小:

相识那年,我读中三,她上中一,虽不同校,却同样腼腆内向;上了南大,我修中文,她选政行,尽管科系不同,却参加了同样的活动;毕业后,我投身教育界,在温室(校园)里栽培幼苗,而她却走入报馆当记者,藏起羞涩,放胆采访。就这样,在没有手机联络的年代,读报便成为“联系”她(刘培芳)的管道。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