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最后一份礼物

订户

字体大小:

雷先生整理黄爱玲遗物,找到一批我写给她的明信片,寄回来物归原主。随写随寄的片言只字,真没想到有人海重逢的一天,逐张逐张看,仿佛是善意的报仇。

90年代初到巴黎那几年写得特别勤快,既然有幸住在光影首善之都,近水楼台先得月,似乎有义务向在电影节勤奋工作的她报告影坛近况,去威尼斯影展和柏林影展观摩更加口若悬河,劈哩啪啦指手划脚,满纸荒唐的无忌童言。几乎张张都郑重注明年月日,也不知几时养成的洁癖,有种战地记者现场报道况味,唯独有一张只签了10月15号,年份不详,但一见那句“11月去伦敦电影节看杨德昌”,真相马上大白:当然是1991,当然是《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