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蓝花楹下 追思

因为闻得花讯,这天早上我一时兴起,便出门去寻找蓝花楹。

老天眷顾,送我一个多云有风舒爽的阴天。我来到植物园演奏亭前的坡地,历经岁月沧桑的白色灰顶八角亭依然素雅清丽,婀娜多姿的一丛丛黄色雨树将它团团围着,黄色雨树外围,便是那许多由嫩绿二回羽状复叶笼罩的蓝花楹了。

开始发现的那株蓝花楹Jacaranda,只是高高枝头稀稀落落的开着几丛紫蓝色花序,看来凄凉得有些叫人失望。往前走几步,见那熟悉的黑色原木长椅,坐下休息,油然想起去世多年的好友雪莉。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