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塌楼

那不是恐袭,那个年代,世界尚未被恐袭阴影笼罩,那一天星期六中午截稿时分,我所在的晚报编辑室一阵骚动,传来一栋大楼,塌了。惊、疑之间,消息确定,在实笼岗路七层楼高的新世界酒店,刹那间,倒塌了。

一个没有天灾的国度,面对这个不可置信的灾难,一时之间,投入的拯救各方,民防、军警、消防医药人员等等,动员配备,有路人,附近居民和民间机构主动请缨。救危小组衡量情况,迅订对策,而新加坡正当发展地铁工程,各国隧道专家加入,抢挖多条隧道救人,医生深入瓦砾,给予受困者维生援手。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