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陆思良:地铁趣事

订户
地铁趣事。(网络照)

字体大小:

我移居新加坡那时,上海还没有地铁。初到新加坡那几天,公司让我住在武吉士的一家酒店,公司所在地是北部“郊外”,每天上下班坐地铁来回,别有新鲜好奇的感叹。

有位同期来的中国同事,他的父母退休后来新加坡探亲,有次两老双双外出,也是受好奇心驱使,乘坐地铁观光──他们兴致勃勃从A站出发,一路上逐个经过地上地下的许多车站,便下车在站内兜一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