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吾:打斧头

邂逅一个年轻人,他以流利的广府话(粤语,广东省会广州府语)和我对话。言谈之间,他说出一句我很久未听到“打斧头”这句歇后语,令我非常惊讶。原来他是在新加坡长大的香港移民,广府话是他的母语。

40年前推广华语运动,原意鼓励华人“多讲华语,少说方言”,结果演变到今天的“会讲华语,不谙方言”。能讲方言的年轻一代少之又少。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华语方言不能兼容并用?难道华人智商如此低,不能多学一种语言?须知道,方言是文化的载体,是母语。再下去,有独特优良文化传统的方言就会被革掉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