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大桥梦

港珠澳大桥开通,之于我,感受是哀伤的,却非为工程的稳当或不稳当。

在父亲因糖尿而不良于行以前,澳门之于我是家庭圣地,一年至少四次吧,有时候多至十次八次,一家老少同往濠江搏杀。以前是搭大船,夜晚登轮,清晨登岸,一夜里的浪涛呼啸至今仍在我耳边历历犹新。其后改搭飞翼船,又改搭喷射船, 反正哪款船快便搭哪款船,抵步后, 循例吃顿葡国餐,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抹嘴、埋单、找德士,冲往葡京赌场分头厮杀。那年头没手机,只好约定一个大概时间在酒店大堂集合,而十有九回,各人先后脸色沮丧地现身,找地方循例吃完一顿晚饭便登船回家。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想起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