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吃豆腐

怀着感激的心品尝,就像收下他人生命的温度与价值。

喜欢吃豆腐的缘由可以从小时候爷爷家隔壁的豆腐工坊说起。

上个世纪70年代我们家住在友诺士一带,依稀记得那里的街道由一列列大小高矮不一的排屋分割组成一个儿童迷宫。艳阳强射下,排屋前院种有大红花、九重葛,闪闪发亮。往东边尽头走去,还有养猪人家,一直记得几只小猪围着母猪吃奶的画面,猪栏泥地脏脏的,小生命可爱无法挡。昔日半新不旧,弯曲歪斜的街道充满南洋岛屿的慵懒情调。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