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重逢一句话

对我这种记性不好,应变能力极差的人来说,最尴尬难堪的状况是——巧遇好久不见的旧雨,却叫不出对方的名字。

我总是先以典型的新加坡式英语作为开场白:“Long time no see!”然后表面上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暗地里慌张地努力回想早已从记忆库里遁逃的名字。有时,我正愁着不知如何应对,对方会在热络的寒暄中透露一些蛛丝马迹,诸如:“是啊!真的好久不见——我们上一次见面已是六年前的事了。”我不知是该点头,还是摇头,不知是该感谢岁月的仁慈,让我们久别重逢,抑或感慨岁月的无情(或是自己的无情)。南宋词人蒋捷的《一剪梅》指出:“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而樱桃红了,芭蕉绿了,我则把对方的名字抛在脑后了。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