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毛尖:20世纪的工艺

订户

字体大小:

参加许鞍华电影研讨会,会前陪许鞍华、王安忆、戴锦华三位老师用餐,席间说起浪漫,我想起一个在心里存了很久的问题,趁机问王安忆老师:“这个是茹志鹃先生说的吗?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懂什么叫浪漫,我们那时候,在战争的间歇,炮火停下的那一刻,抽上一支烟,那才叫浪漫。”戴老师吐出一口烟,救不了我的表情。王安忆老师却是很实在地回答我:我母亲不会这样说,他们那时候自己哪有烟,炮火一停,就爬敌人尸体上,翻口袋,找香烟。戴老师又吐出一口烟,笑我:“发现自己小资了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