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潘正镭:沉默的琴键

订户

字体大小:

第一次在上海扒西餐的“红房子”,是否张爱玲来过?哪敢确定。时为1982,初履上海,黄梅雨滴滴滴,我站在和平饭店门口,观看蓝黑灰的人流。和身边避雨的年轻人攀扯起来,谈足球,他对西方球星,长长的名字如数家珍,话颇投机,他就带我口中要去的“红房子”。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