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沉默的琴键

订户

字体大小:

第一次在上海扒西餐的“红房子”,是否张爱玲来过?哪敢确定。时为1982,初履上海,黄梅雨滴滴滴,我站在和平饭店门口,观看蓝黑灰的人流。和身边避雨的年轻人攀扯起来,谈足球,他对西方球星,长长的名字如数家珍,话颇投机,他就带我口中要去的“红房子”。

入住和平饭店,算是入住老上海之所了。华灯上时,听乐龄乐队演奏,爵士跳跃想象中复辟的酒烟味。之后的一个夜晚,到据说是白先勇金大班取样的“百乐门”夜总会。左道旁边好多美妹,有客相随方可入内。“历史现场”剩下想象时,曾经的字影风华尽逝,渗出的倒是中国改革开放,按不了的嬉闹人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