嬥淳:无嗅

订户

字体大小:

缓缓从竹竿与衣服的间隔中蒸散出来的,是午后大雨过后,从屋旁河道蒸散出来的沼气。她从前一夜的晕眩中缓慢地苏醒过来,客厅里的时钟算计着梦里那条永无止境的长廊,屋里静得,独有她一人。下午1点,儿子就要放学了,母亲早就到附近的超级市场上工,她歪歪斜斜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忍不住头重脚轻,双腿一软,又重重地坐了下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