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萨拉热窝 红玫瑰

从巴尔干半岛回来,有那么几天,总觉得一天的时间好像过得很慢。这感觉很奇妙,是过去多次远游归来所不曾有过的。暗地里我庆幸着,这表示多出了时间能做多些事情。

这似乎不是因为时差混乱导致睡眠失调而带来的感觉。新加坡比巴尔干半岛早天亮七小时,我应该感觉时间飞快流失才对,可见时间的客观存在和生命的主观意识有时候是毫不相干的。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