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玲:谈阶级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班上有两名马来女同学。不记得怎么开始,我和好友会给这两个朋友出练习题,教她们英语。当时觉得挺好玩的,我们随意拿了纸张,就在上面写题 目。其实究竟教对了没有,我也不知道。但那记忆是美好的。

后来逐年升班,因为分流制度,被排进能力较高的班级,就渐渐再没碰到这两名同学。然后就把她们淡忘了。现在想想,挺惭愧的。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