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没什么 大不了的

订户

字体大小:

小时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句话是刺激我敏感泪腺的导火索。长大后,同样的一句话,则是遮护我脆弱心灵的创可贴。

或许是年幼时的哭点很低吧,我常为了一些芝麻小事,动辄就不争气地落泪,大人都拿我没辙。有时,他们敷衍地摆摆手说,不哭不哭,已经没事了!有时,他们摆出长者睿智的姿态劝说,别哭别哭,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让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