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淑贞:上人在隔篱

订户

字体大小:

星期天上午开车经过敦善班丹路,过了群象喷泉后又再习惯性向右方瞭望,因为贪看那座远离疯狂人群的印度灵隐寺,带着深重的心情和无可奈何的怅惘。要做自己的主人一点也不容易,灰黑(或许是哑铜色)的上人塑像也只能寂寞地伫立座台上,沉默俯视每个日夜的无休无止车龙。

就在此时突然眼前一亮,平日酣静如入睡的整座建筑和庭院,变得黄澄澄光鲜亮丽,门前的铁杆篱笆和后边的庄严主建筑都挂上金黄的横幅和直幅,印上斗大的“Save Vivekananda Ashram”和上人照片,十分有气势。“好啊!”我脱口而出喝了一声彩,就飞驰而过。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