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红菜苔

不知为什么,期待中的红菜苔倒是稍稍有苦味的——清甜中带着微苦,这才是最迷人的“人间所啖”?

许久不见的大学老师赏饭,餐馆是以前去过的,在上海西区一条安静低调马路边,米色拉毛外墙的老洋房里。上次也是老师请客,一晃竟十多年了?推门拾级而上,桌椅窗帘,楼梯包厢,似乎都没改变,只是多了一份岁月沉淀的气韵,不动声色无处不在。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