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饶兄, 一路走好

捧着纯白的花球,我双手抖动,心更是颤个不停,满布雾气的墨镜后面,是夺眶而出的泪水。女主持那把柔声的祷文,似乎飘得好远,一个字也听不入耳……

浮现脑海,烙在心上的,是那张温文的笑脸,是那个80年代初中英文媒体记者

熟悉的名字——饶尚仁。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