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眼角孤泪

订户

字体大小:

学生会竞选火头方炽,团队决定趁夜黑时分,校园里插红旗,为天明时带来惊讶造势。在之前的年代,这举动肯定遭逢浩劫,而在南洋大学铁闸即将拉下的时候,末代的我们,要把红色被意识形态侵占的权利要回来。红色,是热情、是生活、是生命、是承担。

与我一伙云南园内搞艺文活动的张泛决意竞逐学生会会长,央我当代理人,我开条件他若当选我不“入阁”,我更倾情于“南大诗社”的会务。1978年10月13日,新加坡不幸发生史拜罗斯货轮爆炸惨案,学生会即刻起而行,动员在全国设十个点,积极筹募义款。申请准证时,官员问何以只一所大学,他直接回应:我们是南大生。当然,人同此心,不只南大生,整个社会相继投入支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