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生死之间

一群雀鸟惊飞,打破了静谧,三两棵参天壮丽的雨树风吹叶动,我又惊动了谁?偶尔在植物园跑步,会故意跑过武吉布朗公墓。在日理万机的新加坡,要找到一个原始而宁静的地方已经不容易了。

不少墓碑被巨大的树根所缠绕,野草蔓生,生死相依,看得出早已经被后代遗忘多年;一些则经过细心打理,还有鲜花和贡品,人的感情可深似老树根须,也可以如落叶,凋零后,就此不见。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