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正镭:大成巷

啃甘蔗,从甘甜嚼到淡涩,过程中的蕴蓄,正是我吃甘蔗鸡味蕾上的余香,亦是我对“大成巷”的美好记忆。到林山楼家,林妈妈熏制甘蔗鸡,甘榜里的鸡只甘榜里水土长成的甘蔗甘榜里的炭火,于今已不得寻。这口福缘起于《蕉风》月刊上的小说《暮已阑珊夜已至》,主编之一的陈瑞献问我可识此君?之后,取得联系,我新交了个朋友——林山楼。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62 文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