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周维介:基因编辑狂想

订户
90年代科学家成功“克隆”了绵羊多莉,掀起了克隆生物的争议。(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有能力贪婪的人会更贪婪,平凡人面对梦魇,只能随波逐流,冷眼应对一个面目全非的时代。

2018岁末,经常在食阁“搅咖啡”的退休老叔们心情有点儿复杂,因为这些年科技颠覆生活,变化速度之快,宛如蜉蝣朝生暮死,新事物冒现,还未仔细端详,它就销声匿迹了。磕磕碰碰、追追赶赶,力不从心啊,还是放弃的时候多。那阵子老叔们还在担心操作不纯熟,错按一个键而令电脑爆炸的恐惧中,有关手机快被淘汰,脸部识别将强力改变生活等等人工智能信息接踵而至,气喘吁吁之际,又有科学家宣布:一对基因编辑女婴已经平安诞生。她们的基因经过人工修饰,能够天然抵抗爱之病。这是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赞成的一方称许它是修改基因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的壮举,但全球科学界一面倒反弹,直呼这是“不理智、不伦理、不可思议、不可接受”的事情。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