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圣诞快乐

飞机降落了。零下20度,冰冷的人间,还是人间。 机场外有人在拥抱了,说着我听不懂的芬兰语,但思念的表情看起来都一样。雪开始下了,静静的,落在发上,城市还在半梦半醒之间。

一开始,我有点抗拒这个目的地。在过去的旅行中,我总是有意避开这样的旅游点,用“谎言”布置起来的地方,会有什么精彩,都是用来哄小孩的。但我们的理智很快就崩溃了,一切是那么的真,就和童年时想象的一模一样。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