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吃榴梿

新马一带,榴梿是当仁不让的水果之王。

初次在本地闻到榴梿气味,我和妻子都皱眉头。那时听新加坡同事声情并茂地介绍“规律”:初始非常讨厌榴梿气味的人,到后来会180度反转,变得非常嗜好吃榴梿,甚至达到迷恋程度;而起先并非强烈反感榴梿气味的,到最后态度也基本上持平。我们一家对于榴梿的心态变化过程,似乎证明这“规律”有些道理:妻子和女儿属于前一种人,从对榴梿有些感情直到有种摆脱不了的钟爱;我属于温和的后者,已习惯榴梿味道,猫山王等也能尝出味来,但并不十分热衷。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