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在:生命

订户

字体大小:

生命非常玄妙,我千思万想,都不知道自己为何开展生命,也无法了解过去几年,身边的知己良朋,为何一个接一个飘离了尘世?他们去了哪里?在天之一方海之一角,我跟他们是否有缘重聚?

我不断的摸索,但始终混沌模糊,好不容易才静了下来,细读达赖喇嘛的著作《生命之不可思议》,他以“无限的生命”开头,说“人怕死,在一般的认识上,死就是生命的结束,不过在佛教或佛教传统与自古以来的印度宗教,容纳再生和转世的想法,也就是说‘死’只是‘此一生命’的结束而已”。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