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深夜好读

衣若芬:飞行千里来看你

订户
苏轼《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合卷。(衣若芬摄)

字体大小:

924年后,我抖落满身上海的冷冽冬雨,终于,飞行3794公里,与你相见。

清晨4点起床,飞上海。看上海博物馆“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不只为了董其昌,为的是苏东坡。

明年3月,即将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书艺东坡》,这是我的第九本学术著作,也是第三本研究苏东坡的专书。《书艺东坡》里探讨的东坡书法作品共有五件,包括后世题跋最多的《天际乌云帖》;有“天下第三大行书”美誉,仅次于王羲之《兰亭集序》和颜真卿《祭侄文稿》的《黄州寒食诗卷》;内容最玄妙的《李白仙诗卷》;临终前数月写的《答谢民师论文帖卷》,以及篇幅最长(加上后人题跋,全长450.3公分)的《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合卷。除了目前只存复制品的《天际乌云帖》无法看到原件,我都希望亲览,眼见为凭。很幸运的,《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合卷之外,我都观赏过不只一二次,论述解析,稍有底气。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