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12月的最后一天

订户

字体大小:

我的初中老师原本在偏远的乡村任教,全校只有二三十个学生。但他教得起劲,还带领男学生修复学校建设。 他刚刚回抹谷,去了抹谷的光头坡。来信息说山水依依,却全无了故人影。杨老师的学生多,去光头坡的次数也多,学生一批一批的轮换,自然感触深沉。于我,光头坡,是父亲的归处。父亲就葬在光头坡那里。常年干黄的草坡上的草,长不高,也死不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