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约定

上一年不知道应该说是过去了,还是松了一口气说终于过去了。

曾经在一家美国蓝筹公司上班,公司在道·琼斯指数里叱咤风云超过110年,去年风烛残年苟延残喘之时被指数狠狠的踢了出来,股价如江河日下,百年基业毁于一旦,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在股票市场表现得淋漓尽致。当年被猎头猎进去这家梦寐以求的千亿公司恍如发了场梦,一切顺利得像约定,我等着它,它等着我,一切水到渠成。从此以后,我的履历表像镀了层金,对于和百年公司的缘分和它的凋零流逝还是带点感伤。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