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介:速写难民

当上了难民,天涯情薄,海角义淡,对家国的体会愈加深切,才感知故乡原来是一盏永不熄灭的心灯。

我服兵役时,遇上南越首都西贡失守,成千上万逃亡者投奔怒海,一部分漂流到了新加坡。那是上世纪70年代中的大事,勿洛海面停泊了数十艘难民船,等待补给,再续程奔向苍茫。我所属的部队参与了驻防维安工作,这段不经意冒现的生活情节,提供了我接触难民的机会。战争何其残酷,那场延宕20年的越战,战报天天抢占着媒体的重要版位。60年代读报,南越僧侣自焚于闹市的镜头经常与读者打照面。和尚了断生命,是当时佛教遭政权歧视的无奈表白,一种对腐败政治的抗议。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