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两便士一包

我对新版《胡桃夹子》情有独钟,除了柴可夫斯基的芭蕾音乐有特殊化学作用,一听整个人掉进回不去的1978年三藩市,本来甜的仍然甜,本来苦的变成甘,最主要还因为开场那些白茫茫的伦敦雪景,直接唤起远古的圣诞卡记忆。既没有宗教信仰,又生长在一年365天气温徘徊在29度的南洋,圣诞从来都是一台戏,伯利恒的星光单单在电台流出的应节歌曲里闪耀,背后长着翅膀的天使和坐鹿车广派礼物的北方大胡子,平板一如摆放在戏院大堂的纸板人,就算鼻梁架上立体电影专用的3D眼镜,也不会突然在现实中活起来。但是银色的琉璃世界虽然摸不到,却肯定是真的,相册里有一张站在轮船甲板送六姑姑去伦敦念书的照片,搭通了投奔冰天雪地的可能,很早我就许愿,有朝一日也要穿一件漂亮的绒大衣,快乐地坐在红色的双层巴士,滑过泰晤士河上任何一条尚未倒塌的桥。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