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星虹:串起散落的 珍珠

喜欢走路,有时郊外,有时城中;或朋友群聚,或两人出行,常常一走几个小时,满身疲惫却很是畅快。过往周末多是往郊外走,林间倾听鸟语,径旁辨识花草,近来倒是愈发喜欢反向行走,一到周末便遁入另一座“森林”——

河的南岸近年变化惊人,一幢幢高耸新厦拔地而起,个个身披玻璃外衣,展示着刀斧切割般精准的线条。以往那些能叫出名字的大厦相形见绌,不是消失就是经已变身。一个不留意,今天的中央商业区已从早年的石屎森林,进化到今天有着“超现代主义外观”的玻璃森林。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