嬥淳:羊毛的房间

久违的台北车站,公车站是新的,站址是旧的。

我走着,想回到那个仿佛铺满羊毛的房间,再一次感受空气轻轻刷在皮肤上的纤维,尘埃带来时间行走的气味,木头地板杏色的温度,还有那扇注定只能半开的窗,窗外的天线弹开这座城市逗留的雨。

过了连接两座城的天桥,车厢内外的温差在车门打开时卷起了一阵迷雾,乳黄色的阳光洒下来,巧巧地落在手上。一连串的疑问敲开自己离开这座城市的事实。台北的冬天,什么时候不再是灰色的?这里的雨还带着心酸的气味吗?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旅人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