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蔚铿:回乡记

订户

字体大小:

一早,海南岛乡下的婶婶无缘无故的发了个短讯过来,说梦到我父亲回乡。普通话的“无缘无故”不足以解释当时的惊讶,广东话的“失惊无神”比喻就比较到位。

父亲去世已经两年,从来没有梦见他,只有母亲说过神怪故事似的父亲曾经在晚上回过家一次,好像关了个门或开了个箱之类的,之后消失无踪,再也没有回住了半生的家。父亲生前在新加坡结束了中餐厅的生意后,企图东山再起在小贩中心开个摊卖咖喱鱼头最终又结束之后,好多年都往海南的乡下跑。他那一代人在祖父对故乡的感情熏陶下和我们这一代对中国乡下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汇款回乡下建房子挖鱼池,是受到先祖的叮咛和出于帮忙兄弟的感情,回乡投资是帮忙家乡的经济,这些对于我们这一代的感觉是愚忠的表现。事实上从不见乡下的亲戚在卖了祖宗留下来的大片土地,生活改善了对在新加坡生活有困难的年迈兄弟有任何的反馈,自己则建起一栋栋的平房和别墅。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