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马家辉:却是爱悦荡子

订户

字体大小:

从香港搭机到贵州,再转三小时车到千户苗寨,沿途大雾,不,简直是巨雾,能见度不足一米,路窄弯道,我不断提醒司机:“小心! 小心!”初时司机尚赔笑脸,其后,脸黑了,不瞅不睬,或是觉得我在侮辱他的丰富经验。

唯有识相沉默。瞄向窗外,偶尔雾淡,隐隐约约窥见山容,峰岭不高,但起伏有致,似在跟我的眼睛玩捉迷藏。赏雾宜在山间,城市的雾过于阴森,使人觉得危机四伏,仿佛又一波金融风暴即将爆发,或会有恐怖袭击之类。山间的雾却有灵气,忍不住想象仙呀妖仙神呀鬼呀的存在,而就算是妖和鬼都是可歌可颂的传奇,只可亲,不可怕。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