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伸出兰花指

章诒和写男旦辛酸史的小说叫《指出兰花指》,井底之蛙一见书名忍不住嘀咕:那个誉满梨园的优美手势,负责演绎的不论是昆曲的张继青,粤剧的白雪仙或者京戏的张火丁,不都以化作绕指柔为最高贵标准吗,花一般吐蕊含香垂露泛波,优雅得仙气阵阵,又不是瞄准猎物生吞活剥的禄山之爪,怎会“伸出”这么唐突?此二字令人想起大妈的粗手大脚,特别是冲向自助餐桌准备抢食物的场面,吃开口饭的艺人要多没家教,才会露出这种狼胎相?怎么知道刚刚放下小说,马上便看见精彩的真人表演,神隐十天重出江湖、高调向传媒交代清白的香港某司长,抬着贱肉横生的阔面示范何谓厚颜无耻不特已,那只形状似隔夜豉汁蒸凤爪的玉手还肆无忌惮指天指地,粗鲁与霸道连菜市场讨价还价的阿婶都瞠乎其后,这才不得不承认,见多识广的章女士不是信口开河,世界上确实有强势伸出的兰花指。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跑码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