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潘正镭:从古松到变形虫

订户

字体大小:

中学课文朱光潜先生《我们对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老师在讲解,我心不在焉地盘转时兴的文学流派交缠。三种态度,也可以有第四第五种吧,我手写我心,我心悦我喜之文,角度和选择,不过个人自由。

巧得很,在街边摊翻到《文艺心理学》,之中有《我们》这篇。褐色封面,不署作者,台湾印本,及长才知道政治敏感故不刊名字。书摊叔答应等我存够钱才回头买。当时夜市是我们的百货公司,偶有书摊,为大众的精神添油粮。学校门口,不时也来“流动书局”,买或不买,我自当站长。有些书内容不甚了了,因为薄,付得起,就买。郑振铎译泰戈尔《飞鸟集》,数十年还栖息书架上。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