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其米:时代的面影

订户

字体大小:

“我诅咒我诞生的那一天。”狄西嘉的《单车失窃记》的男主角这么哭诉。虽然墨西哥电影《罗马》在气质上接近意大利新写实电影,但女主角Cleo从不怨天尤人,她的素朴和良善令人怀念费里尼《大路》的Gelsomina,她们都是我的观影经验中最难忘的面影。《罗马》动人之处,很大程度在于这个角色,她是那么谦卑、无心,没有企图,没有修饰,没有波澜,那张美丽的脸平坦辽宁,那种平静不是隐忍而是顺应,即使哀伤,也是一种接受的哀伤。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