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其实亦是酸汤鱼

“下一顿不要再吃酸汤鱼了!” 这是吃了第五顿酸汤鱼后我对自己许下的承诺。

然而,下一顿来了,我的筷子又伸进酸汤鱼的窝里。天气太湿寒了,不吃不成,鱼汤的酸味总能在心理上或生理上驱走寒气,实在抗拒不了这像吃药一样的诱惑。

酸汤鱼是云贵菜系。每道土产名菜必有故事,酸汤鱼的故事是有一位苗族女子被众男追求,她把众男找来,端出一窝酸汤鱼,看谁能够耐得住酸味便嫁给他。耐酸,是有耐力,或许同样心理上的和生理上的,床上床下,都要有。这故事的另一个版本是酸汤鱼由众男所弄,各弄一窝,比谁的最酸,由女子试味,冠军者可以即晚洞房花烛。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