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在我们的心脏冷却之前

2015年,瑞典贡献过一部很不错的电影,《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欧维是个固执刻板的老头,妻子死后,生活的欲望泯灭,他准备自杀。可是每次上吊,都有生活闯入,慢慢的,意外而来的生活逐渐擦亮了他,终于,一个丧老头变成了一个不仅能守护社区也能守护婴孩的天使长。

欧维的故事,诠释了罗曼罗兰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罗曼罗兰的英雄主义,无论是在19世纪还是20世纪,都很好理解,也很能被分享,因为那时候大家都还愿意成为生活的斗士,愿意在生活的黑暗和光芒之间贡献自己的厮杀,用雨果的话说,如此,我们才算来过这令人百般眷恋又万般无奈的世界。但是,所有这些勇气和愿望,在21世纪,遭遇前所未有的退潮,好像就那么几年,我们从“小确幸”退到“低欲望”退到“丧”又退到“佛系”,一日三餐结婚离婚都随便都可以,好人好事坏人坏事都无所谓都关我屁事。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四方八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