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世界的每一个早晨

订户

字体大小:

1月18日那天早晨,一早就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已经停歇,在老朋友家里,我们已经四年没有见过面了,才聊不到两句,他忽然说:“Mary Oliver昨天死了。”不是含蓄的“走了”,而是利落的“死了”,让人直面生命中最神秘的这一部分。然而说的和听的都云淡风轻。她不过是回家了,回到她最爱的自然世界。她生前就隐居山野,师法自然,书写自然,回归事物的本质,回归人心的本质。她是我们心爱的诗人,1935年9月10日生,2019年1月17日卒,享年83。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