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酒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女儿结婚后,我们和亲家经常互相走动。他们是定居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近年在柔佛买地造了一座两层楼排屋,新房落成,我们应邀前去做客。

我在宽敞明亮的客厅中四处观赏,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好几个玻璃橱柜里放着一些未开封的酒,都是轩尼斯XO一类,看上去灰蒙蒙的,差不多只剩半瓶。我好奇询问,亲家答,正要请教你,这些酒存放了很多年头,瓶里的酒液挥发,到了这种“半瓶状态”,还能喝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