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游子

与平常无异,我都会带着便当到公司,如果时间允许,我会携着自己的瓷杯,套上从台湾买的小布袋到附近的Kopitiam打包一杯热咖啡。

闻着咖啡香,眼角看见公司的玻璃门被人撞着。

她的双手无闲暇,只剩下后背,所以只能“撞门”。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