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星虹:春日年画

记得儿时家中墙上挂的胖娃娃画,娃娃白净粉嫩,一脸喜气,母亲说这叫年画。小孩子对年画似懂非懂,却是记住了画里的娃娃,成年后一提年画,就会想到那个笑嘻嘻、圆滚滚的胖娃娃。

也许是因为对年画一向无甚概念,当明清至民初的百多幅年画,跨越漫漫时空冷不防出现在眼前,感到的是一种震撼,方才惊觉已置身一个从未细想、却纷华精彩的热闹世界。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