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京:记不记得

当事人什么都不记得了,是记得的旁边人难受。

几位中学同学约了一起去跟陈老师拜年,我摆了乌龙,提早一天上门。

老师的家人与亲戚在客厅围聚聊天。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