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曦娜:半夜三点鸣叫的公鸡

白桦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在他看来,自己之所以屡遭政治灾难,原因是许多作品都比别人“快了一拍”。《苦恋》也一样,写得太早,还不能被当时的政治环境所接受。

2019年开年不久,传来白桦去世的消息。那两天,不论纸媒或电子媒体,在报道白桦死讯的同时,无可避免的都提到了白桦的电影文学剧本《苦恋》。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