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凤鸣:看护者的心声

岂是一个“累”字能诠释我此刻的心情。

母亲自从不能自理以后,我需要全时间的照顾她。但她晚上不能入眠,不停的吵闹,以致女佣也辞职不干后,我就更显孤单和无助。纵然有弟兄姐妹,但是大家各有自己的家庭,照顾母亲的重担,就落在我这个未婚的女儿身上了。

很多个不眠的夜晚,我独自痛苦流泪,感到极度的困倦,感到茫然,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疲惫,如暴风雨般地一直袭击着头脑,好想好好的哭一场,睡一觉,心累到一个程度,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