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雨树

订户
太平湖边上漂亮的百年雨树。(叶孝忠摄)
太平湖边上漂亮的百年雨树。(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雨树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永远站在街角等你,你知道它的存在,却甚少多看它一眼,但这一路有阴凉,有斑驳树影,也是因为它们。偶尔想看漂亮的雨树,我就开车驶入雅凯路(Arcadia Road),这条约1公里长的小路,种满了树龄约40年的老雨树,将热带天空染成赏心悦目绿。

在旅行的时候,经常也遇见雨树,在斯里兰卡、印度和南美洲都曾经遇见这些熟悉的身影。最漂亮的雨树住在马来西亚的太平,沿着湖悠然站着,树冠跨过沿湖的小马路,几乎就要和湖水吻上了。雨树能长到30米高,树冠也能延展至30米,是天然的遮阴伞,因此新加坡街道也多种植雨树。

记得有外国友人来新,他们对城国那些最伟大的设计及旅游景点丝毫不感冒,却说新加坡的树长得真漂亮。当时我们走在乌节路上,经过总统府门口,那几棵壮丽的雨树确实长得自在而风姿卓越。雨树的枝干交错,像网状的迷宫伸向天空,偶尔有流浪的种子,落在树干上找到了家,特别是鸟巢蕨,像雨树身上开着的大型花朵。这个世界看起来那么相似,但看久一点,才会发现,原来还是有差异的,就算只是一棵树。

雨树在日落前都会合上叶子,这也是为什么马来人称雨树为Pukul Lima(5点钟之意)。乌云密布风雨欲来时,雨树宛若沉默的天气播报员,也会悄悄地合起叶片,所以就被俗称为雨树;还有一种说法,雨树在清晨时舒展叶片,收集了一晚的露水就会如雨滴落,这些俗名带有民间的观察,比雨树的学名Samanea Saman容易记多了。

雨树原产自中南美洲,于百年前经殖民地统治者引入马来亚,丝毫没有水土不服的症状。在这土壤和阳光中长着长着,它甚至拥有了自己独特的生命历程。在植物园演奏亭附近有一排长着黄色叶子的雨树,是绿叶雨树基因突变的结果,据说也只有新加坡和马国雪兰莪能找到黄叶雨树。每次经过这排雨树,在常年如夏,绿意盎然的城国,这一黄色的叶海,在风中翻腾着,竟然也给了我秋天的错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