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脱离了高级 趣味的猪

订户

字体大小:

小猪佩奇把猪年提前了一个月,本土的猪八戒马上显得潮流系数低了。不过,在所有的生物中,猪肯定是当之无愧的文艺帝。猪智商高,形象低,特别匹配人民群众的戏剧要求,影像中的猪因此数不胜数,粗糙地说,大约可以区分出两种猪。一种骇猪,一种暖猪。

骇猪常常秉有比人还高级的灵魂,构成了猪的内面。比利时电影《一个人和他的猪》(1974)全片无对白,孤僻的男人和硕大的母猪,不能发生的关系也都发生,生理层面严重挑战观众底线,直到最后挑战猪的底线,如果悲喜有一个等级,这部电影中的猪属于顶级痛苦猪。接着各次级痛苦猪,基本都是丹麦著名短片《猪命》(2009)的程度不同演绎,越聪明越痛苦,小猪惊骇于长大被宰割的命运,夺命逃进宠物店,使出浑身才艺希望找到一个主人,《猪命》结尾,终于有一个老妇人抱起它。如果你这时候离开,它就是部粉红剧,但演职表出来,我们看到小猪已经被盛在盘子里,一抹鲜血打在片名上,Pig Me!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