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介:恶心

可惜舒适的生活没有给生于安乐的子民打包票,富庶的环境一旦崩塌,子民们多半没有足够的免疫力应对凶险的局面。

童年,若遇见有人挑粪迎面而来,即便恶臭翻肠,不识字的母亲都不让我们掩鼻表态,不从必遭薄责。就这样,我们习惯了“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的环境,直到年过花甲,偶遇满是蛆虫的厕所粪坑,迎恶心镜头都面不露色。环境,真是一帖催眠剂,能逐步冲淡人们的恶心感觉。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文字泡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