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人生的 磕磕碰碰

订户

字体大小:

我曾经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孩子。

小时候,每当母亲发现我身上醒目的伤疤或淤青的地方,追问我在何时何地不幸挂了彩,我总是一问三不知。母亲常斥责我走路不长眼,心思都不知跑到哪儿去了。我想,不小心受到磕碰的当下,我应该是感觉到疼痛的,不过由于全神贯注在玩耍上,压根儿就没把这等不值一提的小事放在心上。因此,就只有身上的伤疤和淤青为我记住了曾经的好强好胜与冥顽不灵,留下了日后追悔的线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